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述评 > 文学研究 > > 正文

善待莫言 给这个时代留点体面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佚名 时间:2021-07-23

中国离诺贝尔奖实在是太遥远了,遥远到70多年才出了两位,而日本在同样的时段里下饺子一般出现了27位,获奖的领域涉及物理、化学、生理或医学、文学以及和平。

 

建政70多年,中国政府认可的获得诺贝尔奖的中国公民仅仅只有莫言和屠呦呦,其他的本来还有那么一两个,由于“你懂的”原因不在之列。

 

莫言和屠呦呦,刚好一个文学一个科学,也算填补了中国在诺贝尔奖的空白,实在是可喜可贺。

 图片

 

老实说我们为了获得诺贝尔奖,不是没有努力过,我们是做了不少工作的。进入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初见起色,文学创作一度百花齐放。有领导人认为建国已近40年,无论从国家形象、还是从文化宣传等各方面考虑中国都需要有一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官方当时认为中国最适合获得诺奖的作家是王蒙,当时的文化部部长。

 

1986年有关方面遂盛邀瑞典学院院士马悦然博士访华,拟做一些游说工作,但马悦然博士认为沈从文先生更具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实力,并主动做了大量的推广工作。

 

1988年,沈从文先生第二次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的候选人并且被多数评委认定为当年的获奖者,可惜沈从文先生竟于当年5月10日与世长辞。马悦然博士痛心之余继续在瑞典推广中国文学作品。

 

又过了漫长的24年,这才有了莫言在201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成为首位获得该奖的中国大陆的作家。

 

好不容易出了一位诺奖作家,我们珍惜了吗?

 

好像没有。

 

获奖之初就非议不断,最近更有一帮五毛对莫言发起一轮莫名其妙的疯狂撕咬,看来有些人并不珍惜这位70年才诞生一位的诺贝尔文学奖作家。

 
最近有人居心叵测翻出了2012年莫言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时的一段发言,通过放大镜+显微镜的仔细研究,发现了莫言反党卖国媚洋的言论。
 
莫言说了什么呢?他讲了关于母亲教会他怎么做人的一个故事。
 
莫言说: “我记忆中最痛苦的一件事,就是跟随着母亲去集体的地里捡麦穗,看守麦田的人来了,捡麦穗的人纷纷逃跑,我母亲是小脚,跑不快,被捉住,那个身材高大的看守人扇了她一个耳光。她摇晃着身体跌倒在地。看守人没收了我们捡到的麦穗,吹着口哨扬长而去。我母亲嘴角流血,坐在地上,脸上那种绝望的神情让我终生难忘。
 
多年之后,当那个看守麦田的人成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在集市上与我相逢,我冲上去想找他报仇,母亲拉住了我,平静地对我说:“儿子,那个打我的人,与这个老人,并不是一个人。”
 
母亲的想法大抵是希望儿子不要报复一个可怜的老人,即使那个人当年被上面赋予了一点点权力时曾经肆无忌惮伤害过他们母子,那是他的错,更是那个荒谬的时代的错......
 
攻击莫言的大概率和攻击方方的是同一类人。他们发掘出莫言的这些言论后如获至宝。根本不懂莫言说这些话的原意,或者他们也不愿意懂,就开始断章取意对莫言进行疯狂的攻击。
 
有人说:莫言的文章就是抹黑中国,不然他怎么会得诺贝尔文学奖?这已是公认的事实。
 
还有人摇头晃脑说:第一:有人看守,说明生产队还没收完,不让捡,那么莫言母子属于偷盗行为。第二:就算莫言母子偷盗,最多也是没收,不会冲上来就一巴掌,还打出血来。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说不定还沾亲带故的。再说那个年代民风淳朴,不认识的也不会下重手,除非莫言母子是屡教不改的惯犯。所以,莫言说的是要迎合西方摸黑中国的故事。
 
有人一针见血:莫言所说的是别有用心的捏造,试想什么季节收麦子,捡麦穗应该在什么时节?寒冬腊月有麦穗可捡吗?另外,在那个年代,麦子收割完毕,麦穗是随便捡的,有什么挨打的?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学校也经常组织小学生到收割后的麦田里捡麦穗,然后交给生产队。
 
又有人质疑:莫言是1955年生人,他所说的小时候是哪一年?拾麦穗是在什么情况下?他妈妈带他拾麦穗是什么时间段?为什么没有去生产队上工?
 
问题这就来了,莫言大师说的去拾麦穗,集体拾过了吗?他妈妈为何没有跟着社员们干农活去?莫言大师在获奖感言中讲这个故事(我只能称之为故事),他想表达啥意思?是批判看麦田人的凶残还是歌颂他妈妈的善良?
 
还有人一锤定音:莫言大师当过兵,在解放军艺术学院学习过。深受党和军队多年的培养,他把这份恩情放在脑后还是放在心里了?
 
有人说莫言作品是魔幻主义风格,我是文学的文盲,不知道他是什么风格,只知道他得了好多西方世界的奖。看过他一些文字,但是,从《丰乳肥臀》之后,一个字不看,《丰乳肥臀》 也只是看了一半儿。他的小说,只有批判,没有歌颂。一个不懂感恩人的文字,是阴暗的!
......
 
够了吧!请给这个时代保留一点体面。
 
一个号称准备复兴的民族、一个即将崛起的大国,至少应该是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吧?至少是尊崇创作尊崇人性的吧?至少也需要一个诺奖作家装点一下盛世繁华吧?
 
文戈已经结束45年了,噩梦的影子还萦绕在很多受害人的心间,现在需要再用文戈的文字狱手段赤裸裸地在互联网对一个有良知的诺奖作家施行网暴吗?
 
世界会怎么看我们?
 
后代会怎么看我们?
 
缺少优秀的作家是一个民族的遗憾,有了而不知道珍惜就该是这个民族的耻辱了。
 
莫言曾经在某处留言:
“炮火连天,只为改朝换代; 尸横遍野,俱是农家子弟”。
 
仅凭此语所拥有的人文情怀,莫言就可以进入中国当代作家三甲。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创文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