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选刊 > 小小说 > > 正文

乔县长还乡(小说)

来源:中创文网 作者:文朵 时间:2021-10-27

乔县长离任

乔县长告老还乡,平稳落地,这并不容易。都说官场是个大染缸,水至清则无鱼,谁又能不食人间烟火,出淤泥而不染,完全做到洁身自好呢!

 

很早以前,乔县长就在心里打小算盘。怎样才能把自己多年积累的“小金库”安全转移到老家去呢?乔县长坡费了一番心思。

 

提前一个月,乔县长就让心腹的管家,联系了“振远镖局”,把自己多年收藏的宝贝石头先行运回老家。

 

乔县长为官之地,盛产奇石。乔县长也爱上奇石,成了一个石痴,自号“石痴老人”。

 

大自然鬼斧神工,有些石头浑然天成,古怪精灵,深得万物的形态神韵;有些石头质朴古拙,浓缩精华,纹理形态呈现沟壑山川的壮美;总之,每块石头,各有千秋,妙不可言呢!

 

离任之日,乔县长返乡乘坐的是一艘大船。大船是家乡的士绅雇佣的,专门来接乔县长荣归故里。大船箭楼高耸,威风凛凛,结实平阔,体现家乡父老一片拳拳桑梓之情。

 

乔县长轻装简行,与管家带着简单衣物上船,辞行起锚。一路上水波荡漾,清风明月,别有一番闲情逸致。

 

纵酒笙歌

船工领头唤作膀爷,性格豪爽,每晚与乔县长和管家及十余个船工纵酒笙歌,好不快活。不过船工们有一部分却显得拘谨,似乎强做欢颜,说话做事都是小心翼翼的,让人看着觉得有些奇怪。

 

行程过半,平安无事。忽一日傍晚时分,管家来至身前,俯身到乔县长耳边,低声道:老爷,昨晚接到飞鸽传书,您的一车宝贝石头已经安全送到老宅,请您安心。

 

哦,乔县长听罢,脸上故意装作轻松,眉头情不自禁皱了一下。管家接着说:老爷,明天咱们要过野狼谷,咱们须机灵些,此地地处交界,是一个三不管地带,水贼刘大麻子常在在这一带活动出没。

 

管家又压低声音说:老爷,我看到船工头领膀爷,晚上总在船舱里里外外窥探,似乎在找什么东西。恐非善类,不得不防啊!乔县长闻听此言,面色凝重地点了一下头。

 

次日,两山夹一沟,两边河道急剧变窄,水流湍急,虎啸猿啼,风声鹤唳。平日里有说有笑的船工们也都默不作声,闷头划船。

 

误中奸谋

船行至一片疯长的芦苇地,忽然停住。乔县长和管家坐在船舱里正在犹疑,膀爷领着十几个船工,推门而入。

 

船工们将手里握着的船桨拧开,露出里面明晃晃的利刃,杀气腾腾,气氛一下紧张到极点。

 

膀爷笑着对乔县长说:乔县长,明人不做暗事,话挑明了吧。鄙人就是纵横这一带的江湖好汉,人送绰号刘大麻子!不过嘛,自家兄弟都叫我膀爷。

 

刘大麻子接着说:哈哈,其实这混号刘大麻子是以讹传讹,我的脸上并没有麻子。恨我之人其实想说我是刘大麻烦,不知怎地,传着传着就成了刘大麻子。不过也好,正好帮我隐藏身份,方便行事。

 

刘大麻子指了一下管家,说道:乔县长,为了护送您回乡,我可是没少费心思。你的管家,还有原来的船工,早就被我买通了。不过你也不要怪他们,是我绑架了他们的家眷,逼迫他们就范,他们不敢不从。

 

你大张旗鼓运回老家的一车石头,就是障眼法。管家早替我检查过了,里面并没有暗藏金银珠宝,所以钱财一定在这条船上。

 

不过呢,我这些天日日在船上寻找,也没发现宝物在哪。今天没办法,乔县长,请您亲自把钱财请出来吧,免得咱们伤了和气,闹出人命。

 

‬舍财保命

乔县长擦了一把额头渗出的冷汗,对刘大麻子说道子:随我来吧。进到船舱内的卧室,乔县长指了一下自己的床铺。

 

这次回家,乔县长把自己平时睡觉的床塌也搬上了船,说:自己的床塌睡习惯了。掀掉枕席,乔县长指了一下中间的一块床板。

 

刘大麻子伸手去取,竟然破费了一些力气,原来那是一根伪装成床板的金砖。

 

乔县长说:素闻首领劫富济贫,不滥杀无辜,乃为义匪。我为官一任,虽没为一方造福,也中规中矩未做恶事。这金砖乃是我多年积攒的全部家当,各位尽管拿去,还望网开一面,放老夫一条生路。

 

哈哈哈,爽快,刘大麻子竖起大拇指,称赞道:乔县长,您这招床塌藏金实在是高,骗过了我等众兄弟。我等只为求财,既是乔县长如此识时务,我等也不再为难。再往前行二里,靠岸就进入官方地界,你就安全了。就让你家乡派来的船工随你继续前行,我等众兄弟就此别过。

 

说完,刘大麻子打出拿出一支竹笛,吹奏起来。听得笛声,两岸竟忽然出现大量猿猴,快速从芦苇丛中拉出一艘小船,刘大麻子率领众贼携金砖上了小船,挥手与乔县长一行人告别。

 

暗中斗法

目送乔县长大船渐远,直到靠岸。刘大麻子的眼睛忽然被大船船头强烈的反光吸引过去。

 

刘大麻子大呼一声:上当了!乔县长用小恩小惠骗过咱们,那船头的巨大船锚分明是黄金所铸,否则必然锈迹斑斑怎会如此闪光。平日里船在行驶当中,船锚在水下拖行,所以我等才一直没有发现,好个狡猾的乔县长。

 

乔县长在岸边向着愣在小船上的刘大麻子挥了挥手,面带微笑,不无得意。刘大麻子嘴角漏出一声冷笑,道:乔县长,你也未免太小瞧我刘大麻子了,你得意的太早了,你的麻烦来了!

 

说完,刘大麻子从怀中又掏出竹笛,吹奏起来。两岸忽然又出现众多猿猴,快速蹿至岸边,将乔县长一行人包围起来,另外一些猿猴七手八脚将金锚拖上一艘小船,沿着两岸拉着迅速向刘大麻子的小船飞驰而来。

 

这一下,轮到乔县长傻眼了,连声慨叹:天意,天意呀!

 

 

责任编辑:张国民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创文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